马王堆汉墓之谜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网络

 当1972考古工作者在湖南马王堆挖掘出一个栩栩如生的千年女尸时,一团团的谜雾笼罩在人们的头上,人们不禁要问“这女尸的身份是什么何以厚葬如皇后?尸体为何历经千年而不腐,而且面色鲜活.发色如真?这静躺地下千年的尸体,为何全身都浸人水中?一个个不解之谜、都困惑着每一个人的心头,仿佛两千多年的历史全都浓缩在这出土的尸体之中,让人推测着它的真而目。

  湖南马王堆古墓中出土的神秘的女尸,震动了世界。人们无比惊讶:为什么历经两千年,这具女尸不但外形完整,而且面色鲜活,发色如真。经过解剖,其内脏器官完整无损,血管结构清楚,骨质组织完好甚至腹内一些食物仍存。仿佛这具女尸不是千年的遗留,而是刚刚谢世而去。这千年不腐的女尸,带给人们一个个不解之谜,困惑着每个人的心头。

  那是在1972年,考古工作者在湖南马王堆发掘出三座西汉墓葬。墓前有斜坡蓦遭墓顶有封土家,是长方形的竖穴木掉墓。其中的一号墓的土家高5-6米,墓扩口长20米,宽 17.9米。土护蓦口从上到下有4层台阶,深16米。墓内有4 棺1掉。棺为重棺,外棺为黑漆素棺,二层棺为彩绘棺三层棺为朱地彩绘棺,内棺裸漆,内红外黑,并饰以绒圈锦和羽毛贴花绢,盖板上授盖着帛画一幅。

  内棺的墓主人是一位约50岁的女性,她全身裹硷着各式衣着和18层丝麻织物制的念被,浸泡在20厘米深的茶色的液体里。

  由于尸体保存得非常完好,各地前来的专家、学者得以在解剖学、组织学、微生物学、寄生虫学、病理学、化学、生物化学、生物物理学、临床医学、以及中医中药学等诸多学科进行深人的协作和研究。通过肉眼及病理组织、电镜观察X射线、寄生虫学研究、毒物分析等,对女尸的死亡年龄,血型、疾病、死因等诸方面作了鉴定结论。结果表明.墓主人生前患有多种疾病和损伤性症状。可能死于冠心病的碎死。各项研究成果极为丰硕。

  古尸千年不腐的研究更是重中之重。

  一般来说古墓中的尸体留至今天有两种结果:一是腐烂。因为随葬品中大量的有机物质必然在有空气和水份、细菌的环境里很快腐烂,棺木也会腐朽,最后尸体也难免烂掉。只剩下骸骨,甚至一杯碎末。二是形成干尸。这是由于极为特殊的气候条件造成的。在特别干燥,或没有空气的地方,细菌微生物难以生存,尸体迅速脱水,成了皮包骨的“干尸”。

  马王堆的女尸为何成为“湿尸”而不腐烂呢?

  据考查,有五方面的原因。

  其一,尸体的防腐处理好。经化学鉴定它的棺液沉淀物中含有大量的硫化汞、乙醇和乙酸等物。证明女尸是经过了汞处理和浸泡处理的,其中硫化汞在尸体防腐固定上的作用是很明显的。

  其二,墓室深。从墓室的条件看,整个墓室建筑在地下 16米以下的地方。_上面还有底径50-60米,高20多米的大封土堆。既不透水也不透气,更不透光。这就基本隔绝了地表的物理的和化学的影响。

  其三,封闭严。墓室的周壁均用粘性强,可塑性大,密封性好的白膏泥筑成。泥层厚约1米左右。在白膏泥的内面还衬有厚为半米的木炭层,共约1万多斤。墓室筑成后.墓坑再用五花土夯实。这样,整个墓室就与地面的大气完全隔绝了,并能保持1A℃左右的相对恒温,不但隔断了光的照射.还防止了地下水流人墓室。

  其四,隔绝了空气。由于密封好,墓室中已接近了真空,具备了缺氧的条件。厌氧菌开始繁殖。在掉室中存放的丝麻织物、漆器、木俑、乐器、竹简等有机物,特别是陪葬的大量的食物、植物种子、中草药材等,产生了可燃的沼气。从而加大了墓室内的压强。沼气能杀菌。高压也能使细菌无法生存。

  其五,棺撑中存有神奇的棺液,起到了防腐和保存尸体的作用。据查,撑内的液体约深40厘米,棺内的液体约探20座米。但,它们都不是人造的防腐液。那么,这些棺液是哪里米的呢?经科学分析研究,撑内的液体是由白膏泥木炭、木料中的少量水份,水蒸汽凝聚而成的。而内棺中的液体则由女尸身体内的液体化成的“尸解水”等形成的。正因为有这种自然形成的棺沦才防止了尸体腐败,并使得尸体的软组织保持了弹性,肤色如初,栩栩如生。

  千年的亡魂,在重见光日之时,随同所有出土的文物,散发着迷人的光芒让人流连于不解的迷宫长廊之中。

 

马王堆汉墓是国内最出名的古代陵墓,而其中出土的千年女尸,更是多年来让人感到十分传奇。马王堆墓葬中的女尸,到底是谁,也成了千年未解之谜

  一、“烧出来”的马王堆墓葬

 

 

  在长沙市东郊一片无人问津的荒野之中,有一座土丘。在这个土丘中部有两座直径六十米、高十六米的土冢。土冢大小相仿,中间相连,形似马鞍。历来,人们沿袭着一个说法,说这里是五代时楚王马殷及其家属的基地,因此把它称为马王堆。不过,也有人说,这是西汉长沙王刘发埋葬程、唐两个爱姬的“双女冢”。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真相得以重见天日……

  1971年年底,马王堆疗养院在此地施工。工人发现地下全是红白点的花斑土,而且越往深处挖,土质越坚硬。随后,在花斑的红土层中,还挖出了一大块油光闪亮的白膏泥。这种白膏泥,用手一捏,又细又软,如同面团,而且越挖越宽。这白膏泥到底有多宽多深?几个好奇的小伙子们,急于耍弄个水落石出,嫌镐头铁锹挖得慢,就找来了钢钎,一个劲地往下钻。这一下可钻出了一点名堂:从钻洞里冒出了一股难闻的怪气味。大家都跑过来凑热闹,看个稀奇。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发了烟瘾,他刚划着了火柴,只听得“嘭”的一声,气孔着了火,喷吐出蓝色的火苗。这可吓坏了在场的人们,大家有的忙着救火,有的吓得往外跑,还是年纪大的有见识,他们说,这里面一定有宝贝,最好请考古工作者来考究考究。

 

 

  这一考究不要紧,果然考究出了大名堂。经过专家鉴定,此处极有可能是一座汉代古墓。钻洞中喷出的火焰是由于墓中大量有机物分解后产生的沼气而引发的。解放前,这种火坑墓在长沙就发现过数起。在古书中也多有记载,如王充著的《论衡·死伪篇》中就提到:“改葬定陶共王丁后,火从藏中出,烧杀吏土数百人。”
 

随后,有关部门迅速组织了科学的考古发掘。在发掘的过程中,考古人员居然在填土中发现了绿色的树叶和竹枝,这都是说明墓葬白膏泥密封良好,没有空气进入的力证。工作人员们纷纷激动不已,或许墓葬能够呈现出惊人的保存程度,说不定墓主人的尸体还尚未腐烂。人们按耐着激动的心情,怀着无限的期许,继续进行发掘。

 

 

  随着发掘的继续,一个硕大的方形墓穴渐渐显露出来。从墓口往下,墓穴的四周是一层又一层的土质台阶,每层台阶的高度和宽度都是一米左右,每下一层台阶,墓口四周就各收缩一米。整个墓穴呈漏斗状自上而下不断延伸。

  很快,墓坑的夯土清理完毕,棺椁外层的白膏泥开始大面积地显露出来了。本想这白膏泥最厚不会超过半米,因为长沙附近发掘的几百座墓葬中,白膏泥最厚也不过是几公分。然而令人吃惊的是,这个墓穴的白膏泥竟厚达1.3米。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在白膏泥的下部,又露出了一片乌黑的木炭。木炭也像白膏泥一样,密不透风地包裹着一个尚不明真相但可能是棺椁的庞然大物,其厚度为 40~50厘米。

 

 

  当一万多斤的白泥膏和木炭被取出后,发掘人员又发现了覆盖在墓室中那个庞然大物上的竹席。一张张竹席刚一出土,都呈嫩黄色,光亮如新,如同刚从编织厂运来的一样,令人惊叹不已。但正当考古人员紧张忙碌地照相、绘图、记录时,由于接触到空气,迅速氧化的原因,未等将图绘完,嫩黄光亮的竹席已全部变成黑色的朽物。

  就这样,直到最后一层竹席被轻轻掀开的时候,一副庞大的棺椁终于呈现在眼前……
二、墓主人重见天日

 

 

  停放棺椁的整个墓坑是一个带斜坡墓道的长方形土坑竖穴。斜坑墓道在墓坑北边正中间,上宽3.1米,下宽2米。墓坑口南北长19.5米,东西宽16.8米,墓口到墓底深16米。从墓口向下有四层台阶,每层台阶向内收缩一米左右。台阶以下,是一个上大下小的斗型坑壁,一直到墓底。

  墓葬的椁室构筑在墓坑底部。葬具之庞大,结构之复杂令人瞠目。整个葬具托在三根垫木上面。外停的盖板和底板都是双层。从垫木底到外椁盖顶面的高度是2.8米,几乎有一层楼房那么高。盖板上面平铺着26幅竹席。上层外椁盖由外框和盖板所组成。外框是用四根方木四角搭榫接合而成的,长6.73米,宽4.9米,厚0.4米。盖板是用五块木板横铺成的,嵌在方框内。

 

 

  仔细观察,整个棺椁光亮如新、刻画各种纹饰和图画。棺木的四边,是四个巨大的边箱,边箱里塞满了数以千计的奇珍异宝,这些宝物在阳光照耀下灿烂生辉,耀眼夺目。墓室椁内的头箱实属罕见,而内中摆设就更是奇特,箱内两侧摆着古代贵族常用的色彩鲜艳的漆屏风、漆几、绣花枕头和两个在汉代称为漆奁的化妆盒。将这些小盒子逐一打开,里面皆为化妆用品,形同现代人类常见的唇膏、胭脂、扑粉等物。同时,考古人员发现,另一个外观基本相似的单层奁盒,里面除了5个小圆盒外,还放置一个小铜镜和镜擦子、镊、木梳、木篦等物,另外有一把环首小刀,这些无疑都是梳妆用具。因此,人们推测,墓主人应该是一位女性。
 随后,椁内四个边箱的随葬品陆续被取出,但这只不过是第一层外棺,里边尚有重重棺椁,等待揭秘。与第一层不同的是,面前的这层木棺,每一面都用漆涂画了极其美丽的黑地彩绘。紧接着,第三层木棺又露了出来。这是一副朱地彩棺,是先用鲜红的朱漆为地,然后以青绿、赤褐、藕荷、黄、白等较明快亮丽的颜色,彩绘出行云流水般的图画。挖掘至此,大家都吸了一口气。按照史料中的“天子之棺四重,诸公三重,诸侯两重,大夫一重,士不重”这一说法,已经开到第三层木棺的墓主,当是诸公一级的人物了!

 

 

  然而,令众人大感惊奇的是,第三层木棺打开,里面竟还有一层木棺!想不到墓主人人竟有如此显赫的地位。这实属是和天子并驾齐驱的墓葬规格了。墓主人到底地位多高,身价几何,一时尚难断定。但从木棺的形状和外表的装饰看,这应是最后一层木棺了。

  在这层木棺的盖板和四壁板上,装饰着锦绒和羽毛贴花绢。锦绒上是棕色的花枝形几何图案,用它作为镶边。羽毛贴花绢上是菱形花纹,上面贴着金黄色和黑色等彩色的羽毛。这种用锦绒和羽毛贴花绢装饰的木棺,迄今还是第一次发现。

 

 

  掀开棺盖,只见棺内装载着约有半棺的无色透明液体,不知这些液体是入葬时有意投放,还是后来地下水的渗透所致。在这神秘的棺液之中,停放着一堆外表被捆成长条的丝织品。从外表看去,丝织品被腐蚀的程度不大,墓主人的尸身就包裹在这一堆被捆成长条的物件之中。
而揭开丝织品,一个50来岁的贵妇长眠于这团团锦簇之中。只见女尸外形完整,面色如生,全身柔软光滑,皮肤呈淡黄色,看上去如同刚刚死去。伸展的双手各握一绣花小香囊,内盛香草。考古人员用手指在她的脑门、胸部以及胳膊等部位按下去再放开,凹下去的肌肉和皮肤很快又弹起来恢复原状;掀动四肢,各关节可自由弯曲。更令人惊奇的是,女尸眼睑的睫毛清晰可辨,左耳薄薄的鼓膜完好无损,就连脚指的指纹和皮肤的毛孔也清晰可见。

 

 

  这样的防腐技术实在令人瞠目结舌。过去虽然也发现过保存相对完好的尸体,但尸体大多是处在干燥环境中的,而且发现时也大多已变成干尸。比如埃及的木乃伊、新疆的且末男尸、楼兰美女、芬兰冰人等等。但是像这样在液体浸泡中的软湿尸体,历经千年还保存得如此完好,实属罕见。生活在几千年前的古人到底掌握了怎样先进的防腐技术呢?

  三、容颜不朽的秘密

  难道浸泡女尸的棺液之中有着容颜永驻的秘方,还是神秘的巫蛊之术守护了墓主的肉身?为了揭开马王堆墓葬女尸千年不朽的秘密,科学家和考古专家展开了系统的调查:

 

 

  从科学理论上讲,要做到防腐,不外乎三条路径:低温、无菌和无氧。而马王堆汉墓的女尸之所以能够千年不腐,主要就是因为有效的隔离了氧气,具备了恒温和恒湿的重要条件。

  这座汉墓深埋于底下二十余米,具有16米十分密实的夯土层,隔离了光热,几乎不受地面湿度和温度的影响。在夯土层和地面封土之间,有一层0.2米至0.3米的白密泥;在紧贴棺停的四周和顶部,还填充了一层0.3米到0.4米厚的木炭,重量达一万多斤;在木炭层以外,又用白膏泥填塞封固,厚度达0.6米至1.3米。木炭有很好的吸潮作用,而白膏泥就是瓷土或者高岭土之类的膏泥。这种积水的白膏泥渗透性非常弱,哪怕被水浸泡6个小时,其渗透性也依然为零。也正因为如此,墓葬才有力的隔绝了外界的环境的侵扰,冻结了墓内的乾坤流转,把时间永远的留在了千年之前。
 然而,除了精心修建的墓葬隔绝了氧气,恒温恒湿以外,埋葬前的消毒和速埋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南方天气很炎热,如果事先不进行防腐消毒,迅速下葬,期望保持尸体千百年不朽,那是难以设想的。墓主人在下葬以前,她的亲属究竟采取了一些什么消毒措施,我们现在已无法知晓,不过,做到速埋在那时并不困难,因为那时已有生前立墓的习俗。

 

 

  女主人的尸体费尽周折才得以千年不腐,显然她在生前必定拥有显赫的地位。她到底是皇亲国戚,还是功臣家眷?人们对墓主人的身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纷纷进行猜测……

  四、她是谁

  如此规模宏大的墓室和极尽奢华的随葬品,使人们不禁对墓主的真实身份浮想联翩,其中不乏一些逸闻传说。但是要想真正弄清墓主人的身份,还是要从墓葬本身入手。

 

 

  在墓葬的棺椁之中考古人员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普通化妆盒。而这个看似平凡的小盒内,却恰恰藏有解开墓主身份之谜的关键一环——一枚角质私印,上刻有“妾辛追”三个字。其中“妾”为古代妇女的谦称,那么“辛追”两字当是这个墓主人的名字。正是有了这个角质印章,世人才得以知道马王堆一号古墓棺内的墓主,是一个叫辛追的女人。
 此外,墓中出土的大量漆器上还书有“軑侯家”三字,在竹筒和坛坛罐罐上盖有类似今天的火漆印之类的封泥“軑侯家丞”四个字。“軑侯家丞”的封泥是说明随葬物在经过他的检验以后才下葬的。因此,我们可以推断:这位贵妇正是是軑侯的夫人。

 

 

  据史书记载,历史上的軑侯一共有四位,他们分别是第一代利苍(《汉书》中又叫黎朱苍),始封于汉惠帝二年,死于高后八年;第二代利稀,在位时间是高后三年到文帝十五年;第三代彭祖,文帝十六年继位,死于景帝后元三年;第四代扶,从武帝建元元年到元封元年,在位三十年。那么,马王堆汉墓的女主人到底是哪一位軑侯的妻室呢?

  这就要牵扯到断代的问题。而考古学往往采取利用墓葬中有明显年代特征的随葬品作为断代的依据。墓葬中出土的大量钱币成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马王堆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的泥“半两”和泥“郢称”。根据过去对长沙西汉墓的研究,汉初多出泥“郢称”。稍后的文景时期多出泥“半两”,武帝及其以后则以“五铢”为主。由此断代,这座墓的年代应该在武帝之前,可能是文景时期的墓葬。接下来的发现陆续证明了这一推测。

 

 

  在这座墓葬的不远,考古人员相继发现了马王堆二号墓、三号墓。其中二号墓与辛追墓葬同是正北方向,而两墓的中心连接线又是正东正西方向,封土也差不多大小,不难看出,这是两座不同穴的夫妻合葬墓。而且,男西女东,正符合“古时尊右”的习俗。而二号墓中出土的“长沙丞印”、“軑侯之印”、“利苍”等印章,也毫无悬念的解释了二号墓主人,即辛追丈夫的真正身份——第一代軑侯利苍。

猜你喜欢

探索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相传,在喜马拉雅山这个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地方,存在着一种神秘的生物。它们有着棕红色或者灰白色的毛发,身形高大,四肢强健,能像人一样直立行走,甚至在雪地丛林中健步如飞。它们就是传说中的喜马拉雅雪人,国际上称其为耶提(YETI),藏族同胞则称它为米

2019-10-18

科学家解开涡虫再生之谜 人体器官再生有望实现

涡虫具有在被截断后,身体部位再生的独特能力,这些部位包括头部和大脑。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2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英国科学家宣布,他们已经发现了涡虫的身体某些部位在被截掉后能够再生的基因。 英国诺丁汉大学的科学家对涡虫身体部位的再生能力

2019-10-18

揭开“巨型”跳蚤远古化石之谜(图)

巨型跳蚤化石标本 这些 巨型跳蚤如何被发现的?它们与亿万年后的 子孙后代有何异同?日前主持此项研究的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黄迪颖接受了采访。 10万化石里 淘宝终成正果 要做跳蚤进化的研究,最难的是发现够老的化石。黄迪颖介绍,已发现的跳

2019-10-18

揭开深水海底人之谜

关于海底人的传说由来已久,一直是人们关注的话题,美片《大西洋底来的人》也因此而风靡一时。但到今天为止,也没有人能弄清这种海底生物究竟是什么?不过近几十年来关于海底人的目击资料说明,它们确实存在于这个地球上。下面就和趣闻解密小编去了解一下传

2019-10-18

闯王李自成的生死之谜

李自成原名鸿基,明末农民起义领袖,世居陕西米脂李继迁寨。童年时给地主牧羊,曾为银川驿卒。1629年起义,后为闯王高迎祥部下的闯将,勇猛有识略。荥阳大会时,提出分兵定向、四路攻战的方案,受到各部首领的赞同。高迎祥牺牲后,他继称闯王。 李自成逃禅石

2019-10-18